• 一 现在回想起来,大车坪之行,是很有意义的。那是2019年6月16日,应诗人冯三四、冯泳棋兄弟俩邀请,参加采风活动。我们从南宁上高速路到钦州地界,下高速路后,经浦北县城进入博白县...

  •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句流行语对于我们国人来说从来都不是口号。尤其是当今高度的市场开放,它无疑就成了一个庞大异乡创业群体的必须行动!        今年也没有例外,临近春节的那一股“回家过年潮”又如期而至,似乎越发势不可挡!在他们看来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不管有多远的路,都阻挡不了这批人马返乡的脚步!        不知是跟家乡的情结太重,还是因“年”而引发的怀旧,老伴儿突然的就心血来潮,张张罗罗地也非要跟着凑把热闹。她说“都好久没回老家了,很是想念那里的亲人,也很想回味回味他们做...

  •     临近过年了,我不免想起了儿时过年的滋味。古朴、实在、欢乐、味浓。那时的过年很单纯,就图的是吃好的、穿新的,玩个痛快的。儿时的年虽说简单,可总是令人难忘,现在想来,仍滋味悠长。 ...

  •   汪曾祺有一篇散文叫《岁朝清供》,谈到了中国人流传甚久的一项过年习俗。  中国人过春节起于何时?一般认为起源于中国殷商时期的年头岁末祭神、祭祖活动(腊祭);另一说则认为...

  •      辞灶已过,年味越来越浓了。这让我想起了儿时常听祖母念叨的:“过了腊八过辞灶,过了辞灶年来到。”也就对过年多了些理性的思考,对过年有了新的见解。也就敢斗胆对传统过年传说的否定,大胆想象着年的意象。 ...

  • 早晨醒来,摸到自己的年龄,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说它熟透了,吊在枝上摇摇欲坠?然而掉下来岂不是人生的完结?我对人生的完结没有什么恐惧,问题是不知道会不会完结,在什么地方什么时...

  • 我儿时过年,人们要请年。请年即请春节,是山村家乡的习俗。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节日,代表送走旧的一年,迎来新的一年开始,乡下人尤其十分重视。新年迎新,图个新气象,许下吉利愿,开...

  •   散步,是再寻常不过的养生锻炼模式了。从来没有听人说不喜欢散步的。散步的人,大都没有什么目的,即使是思绪万千,那也是在大自然中的冥想。我尤爱在刮风、下雨或落雪的日子,...

  •     清晨,拉开客厅的窗帘,忽见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活动广场上整个的似盖了一床巨大的薄被一样,煞是好看。这场雪下得神不知、鬼不觉,顿生了在雪地上走的念想。于是,我便披上外衣,走出户外。 ...

  •     我打篮球自少年时。后来,打到了高中,打到了工厂、部队和现在的单位,一直打了二十几年。虽没打出什么名堂,但却悟出了个中些许道理。加之观看现如今的篮球NBA、CBA以及足球、排球、乒乓球等球类比赛,顿心生感慨,胡思乱想起来,便想,这人生真如球一样啊!球如人生。 ...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