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下班步行回家,总是要特意穿过一个集贸市场。这个市场以卖蔬菜水果为主,地处小城西边。因在此居住的市民不是很多,生意不冷清也不热闹。一长溜摆开的摊位,有三分之一是空...

  •   某天,老态龙钟的李大爷,途经书声琅琅的星星小学校大门口,去医院看医生。<br/><br/>无意间,看见小学校大门口前面的斑马线上,停起一辆半新不旧的货车,车里装着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日用品。在给客户供货。<br/><br/>眼看红绿灯箱的红灯快要闪至绿灯,学校的放学铃即将拉响,几千名小学生,将要蜂拥而过斑马线那阵,大爷心急如焚。<br/><br/>便毫不犹豫地跨拢货车,高举右手巴掌,准备“咚”地敲击尾部,同时高喊:“师傅,斑马线上...

  •   求 婚   他是公司的聘用员工,和同在公司打工的她谈恋爱。   她是个淡泊的女孩,他与她交往一年来,总觉得她不够浪漫,彼此的关系也就一直不冷不热。追求完美的他对是否...

  •   “哎,老黄,快去那边屋的阳台往下看看,这拉防盗网的绳子,哪个突然拉不动,是什么原因呢。<br/><br/>八字脚站在拆了旧防盗网的窗子框架上的,中年男安装大力神,对正在他身边,聚精会神地观看新防盗网,随着比大拇指还粗的尼龙绳,步步走向阳台,阵阵发出“嗨咗”声的老黄主人,打破天似的喊。<br/><br/>“要得。”老黄不容细思,离弦之箭那样,跑到隔五楼远的楼下空坝子,猛然昂头看见,尼龙绳明显地陷进自己楼下的防盗网里。<br/><br/&a...

  •   男孩子节节至县,负责机动车驾驶证年审的,医院年审室出来,唉声叹气,心里凉了大半截。<br/><br/>因为男医生递给一本色盲测试图,翻开喊他识别,起初看两张的回答,医生都是点头,后来看的三张,医生均是摇头。医生便慎重其事地下结论说,有色盲。<br/><br/>这就意味着身体检查到此画句号,拿不到体检合格证,至于办车子年审事宜,明摆着空话一句,驾驶证年审过不了关。原来的驾驶证退休,还需要的话只好从头再考。<br/><br/>爱动脑筋...

  •    老童虽然半年后退休,却早已归类“准单身”群体。    由于爱人远“嫁”儿子,单身老童工作之余,自由自在活如野猫,吃喝玩游随心所欲。这天,老童用完食...

  •   扬老师与儿子阳阳共同使用一台电脑,阳阳要是在家,老师就干瞪眼。因为阳阳只是爱好玩电脑,老师爱好多着呢。 阳阳有经济收入,自觉孝敬大人,承担电脑缴纳费用,维修保养,更新更换等等。 一日,阳阳不在家,老师犹如老鼠碰着死老鼠样提神,终于有个堆码文字的机会了。 接上电源,摁下起动键,九秒钟过去,电脑显示屏亮堂堂的,密密麻麻的模块清晰可见。老师的心也跟着敞亮:马上就要梦想成真。 哪知道,老师的鼠标在360极速浏览器处,点来点去,十分扫兴,哪怕食指都在发麻,也不作美,要么显示白框框,要么显...

  • 千沟沟的王高湾,一年一度的油菜花文化节,在大大小小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络,铺天盖地,连篇累牍,浓情,立体,艺术的广告中,终于粉墨登场了。 素来名不见经传,门可落雀鞍马稀,死一般沉寂之地,一下子成为四面八方,有识之士,达官贵人,络绎不绝,游人如织的热土。 一时间,土里土气的农家菜,争先恐后,供不应求;古香古色的农家床,南来北往,应接不暇;大大小小的农民,摇身一变,老板老总,雨后春笋,曲里拐弯的乡村路,形形色色的车辆,密密匝匝,水泄不通,好一派盛大节日的繁荣景象。 尤其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山地自行...

  • 侉子自小随父母由山东逃荒至罗溪后不久,父母感染顽疾,相继暴毙,成了个孤儿。菩萨心肠的刘大妈视其可怜,动了恻隐之心,便收养了他。那时,刘大妈在一家国有企业当妇女主任。小侉子长...

  • 不胖不瘦,精神抖擞的王哥哥,夜间独自一人健步一万余,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刚在公路林荫道边亭子的木头凳子上,坐下,低头擦擦汗,歇歇脚。猛然间一抬头,看见三个人,看那形影不离,亲亲热热的...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