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森林里的凶杀案    大森林的早晨,鲜花盛开,百鸟齐鸣,草尖上的露珠像天上闪闪的星星。梅花鹿在林中草地上悠闲地吃着草,小兔子们则在吃着雨后刚长出来的大磨菇。突然十几只花喜鹊吵吵嚷嚷地飞过来喊道:“森林广播电台最新消息,就在昨天晚上,几只狼偷偷跑到老虎的家里,在发现大老虎外出时,进到老虎的家里,把几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虎崽子全部吃掉,俱体儿狼吃掉虎崽的动机,警方正在调查中。”      野猪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很高兴,心里想:“这下好,让他们老吃我们,少几只虎崽子少几个天敌。”其中一个大母猪听到后对大公猪们...

  • 《盖  章》 (微小说)         千年古城,生生不息,潮起潮落,日新月异。         一场罕见暴风雪虽已悄然而退,而造成的破坏依然难以全面消除,尤其是电力、道路、自来水管道等设施均遭受前所未有冲击。翌日,电力局胡局长接到通知,急需赴省城参加为期四天抢险救灾整合布置会。胡局面对当下困境,迅速组织人马,逐一对症下药,重点事项仿如三下五除二予以全面落实,一般事务交由办公室全权处置。         “宋主任!宋主任在吗?”忽然,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

  • 哎,我的最好邻居刘叔叔,乡下手头单位的工作,这两天实在是分身术也脱不开身,是不是麻烦您老革命今天上午,就算像是下五洋捉鳖,上九天揽月那样恼火,也要破费点点宝贵时间动动步。 邻居刘毛子手机里的话才打顿号,一向少言寡语,深居简出的刘叔叔就有点点不乐意地插话:是开的啥子派工单嘛。 莫怕,不是做宇宙飞船,也不是答高考卷子,只是帮我在电脑上打印一张,已经盖了高中毕业学历证明章的纸质件,去三公里以外的县教委办公楼教务处,盖个章巴巴了,再以微信传过来,我好在今天下午两点钟点上班以后,去报一个成人高考的名。顺便说...

  •    云去上班,单位发了两件款式大致相同的衣服。 于是,云便去了商场准备调换一件。 营业员将云带去准备调换的衣服,拿在手上,左比画,右抖抖,翻过来,掉过去地看,好像要寻找&ldquo...

  • 老刘有一座矿山,矿山产天然石材料,生意很好,来买他石原材料的货车进进出出,很多石材加工厂货源紧缺,都难买到原材料。老刘矿山生意正旺时,来了自称是干部的两个人,说最近有人投诉...

  •   “大宝,给!这是房子钥匙和一季度陆仟租赁费,你核对清楚。这房子咱不租了!”   “兄弟,什么意思?当初咱俩约定,你租房两年,租赁费每季5号前付一次,怎么?怎么失约...

  • 望望乡基层建设站的职工毛子,三十郎当岁,大学五年,虽然写作出类,英俊潇洒,习惯优秀,家境不凡,上进心窃强,却迟迟不能脱单。 后经马同学牵线,在县城一上线企业找了个人见人爱,一见倾心的对象秀秀。 转眼间感情发展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了。 一次,秀秀突然神使鬼差,毫不客气地对毛子说,哼,要是你的工作单位不进县城的话,就别想我去拿结婚证。 还做着鬼脸说,那里的教育,卫生,医疗,交通,文化,就业,商机等等好着呢。 血气方刚的毛子,也须眉不让巾帼地回敬道,嗨,你放心,现在的人事管理政策老好,公招,遴选,...

  •    “老板娘,买单。”一声粗犷吆喝,唦啦啦引来众多老少目光。小孩儿见着“红头野鸡般”酒鬼,个个啰嗦直躲脚;大人们见闻醉醺醺汉子一顿吃那么多,还来个&l...

  •                       分  肉     太阳偏西了,老马头从山坡老伴的坟头往家走。     老马头六十八岁,几十年和老伴情真意笃。二年前,老伴去世,葬在这东山坡上。山坡离家住的小屯三里多地。自打老伴去世,老马头每天吃过午饭都来老伴坟头看看,坐一会,和老伴唠唠嗑,天黑前长叹一声赶回家。     快到山脚时,他发现一只百斤开外白猪躺在地上,身下还淌着一滩血。猪的肚子开了膛,内脏被野兽掏到地上,吃了一大半,剩余的丢弃在旁边。     老马头从小孩时就跟着当猎户的父亲穿山越岭,山林知...

  •   “嗤——”暮色苍茫,一辆蓝白相间的崭新的士,在划得来风味小吃城门前的泥清道上驻足。 醉醺醺的大个子男乘客,摇下副驾驶座位门上的玻璃窗,伸出头左右望了望,大惊失色,雷鸣般问小个子驾驶员:“嘿,这里是斑马线不?” “隔斑马线还差点点。”驾驶员开大灯,伸伸头,稳打稳扎。 大个子把挡风玻璃下的台台拍得砰砰响发话:“开过去。” “上帝哥哥,各自脑壳伸过来,看清楚这个收费表哈。” “啥子?”大个子脑壳直挺挺地问。 小个子以右手将计费器点了点说:“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是在该给六元多的格子,如果一动,...

总:5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