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嗤——”暮色苍茫,一辆蓝白相间的崭新的士,在划得来风味小吃城门前的泥清道上驻足。 醉醺醺的大个子男乘客,摇下副驾驶座位门上的玻璃窗,伸出头左右望了望,大惊失色,雷鸣般问小个子驾驶员:“嘿,这里是斑马线不?” “隔斑马线还差点点。”驾驶员开大灯,伸伸头,稳打稳扎。 大个子把挡风玻璃下的台台拍得砰砰响发话:“开过去。” “上帝哥哥,各自脑壳伸过来,看清楚这个收费表哈。” “啥子?”大个子脑壳直挺挺地问。 小个子以右手将计费器点了点说:“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是在该给六元多的格子,如果一动,...

  •   上午,文明乡扶贫办的帅哥一把手,趁乡里精准扶贫攻坚战会结束,将偏僻村来参会的美女书记,叫到各自办公室,半虚掩门,结束请坐,递水,寒暄仪式后,微笑着道:“报个好消息,乡里给你们村追加了一个低保户指标,希望你精准确定到户,最迟在明天上午下班以前,报给我们办公室哈。”<br/><br/>“三口有,三口有,一定一定。”性情中人的书记“腾”地站立,与紧接着站起来的一把手,握着手,半生不熟地说句,只有自己能听懂是谢谢意思的英文。<br/><br/>一把手等书记刚言毕...

  •   哥哥家客厅的智能电视机,嫂子头晚上深夜观看,都还是明亮的,可第二天早晨她又去看,却随便啷个开机,都是一团漆黑。<br/><br/>  看电视瘾来噔了的嫂子,马上扯起嗓门,喊平时爱以魔法开玩笑的哥哥,快点过来显灵验。<br/><br/>  哥哥“呼”地丢下正在电脑室写作的鼠标,过来撇了嫂子一眼,就气呼呼地夺过遥控板,大拇指频频地动起来,期盼奇迹发生。<br/><br/>  谁知道,大拇指摁地都发酸,电视屏幕依然是一团漆黑。<b...

  •     春暖花开五月天,七彩缤纷不夜店。贵叔的宴请考虑再三,特意选了个好日子,精心安排在这个令人想往的大酒店。   “干下三杯酒,我上五十九,大伙喝足酒,情义存永久。服...

  •  一日,天刚刚卸掉夜幕,穿着洁白校服的小妹妹妞妞,一个人在老鹰沟公交站等车,要去二公里红绿灯站旁边的,小学校二年级三班读书。 “哧——,”公交车停止前进,妞妞斜着身子骨,乘上了人头攒动的公交车,从密密匝匝的人缝里,一寸一寸地窜到后车门处,盯见一位老大爷坐的两人座位旁,竟空着一个刚下车的座位,等一会,环顾四周确信没有人需要让座,便怯生生地坐定。 公交车稳稳当当地越过四个站,妞妞就已经到站要下车了。 当妞妞起身离开座位,准备在过道站立,等着出车门时,晃眼看见老大爷,也几乎与自己是在同一时间,拿起放在座位...

  •    天可预测云风,人却难测祸福。一场史无前例惊世骇目的大疫情不期而至,严峻考验人类生存的风险挑战能力和各项各业各个环节的行动应对能力。正当这杀人不见血的新冠病毒疫...

  • 【题记:如果人生如尺,生活有度,那么过程便是丈量命运的尺度。】...

  • “呜——,”夜幕降临,光明小区住宅一楼8号的小姑娘YY,背起花花绿绿的小太阳牌书包,蹦蹦跳跳地回到家门口,当翻遍身上和书包的每一个可疑地方,仍然不见钥匙的踪影时,突然觉得大事不妙,就忍不住小猫般,蜷缩在家门口,哆哆嗦嗦地看了看木头门上的老式锁头,好像挨痛打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抽泣起来。 隔壁胖乎乎的张大妈,听到一阵一阵,越来越大地哭声,立刻停止洗碗,取掉围腰,开门看看个中缘由。当来到YY跟前,明白她之所以哭,是因为找不到钥匙,开不了门,不能按时给摆地摊的妈妈送饭,不能完成一大堆家庭作业,不...

  • 防疫,短发最美...

  •   已经穿越五十知天命时空的帅哥长春,目睹左邻右舍的大哥大嫂中,有几个不差钱不差人的伙伴,陆续地住入养老院,安度晚年。   耳闻那些人去后,反应五花八门,结局不尽如人意。譬...

总:4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