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篇纪实文学记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冀东八路军包森支队二大队大队长徐庆云壮烈的成长战斗历程。...

  •     无论大街小巷,还是走村串户,遍地遇见大红灯笼高高挂,张灯结彩亮华丽,男女老少乐呵忙——呈现此般祥和景象,意味大年三十就要到了。由于现行号令调控,国民对新春...

  •                  酒乡纪行                                      陈平       你想体验新时期发生的巨变吗,请去宿迁看看吧,你想品尝真正的传统美酒吗,请去洋河酒厂作客吧——从宿迁学习参观回来的路上,我在心中一直盘旋着这两句话。       我对这座民风以半夜搬家,期待与太阳一起东升而带来美好生活,从而得以名为“宿迁”的苏北城市并不陌生。       1975年我到淮安农村继续插队,为帮队里买苕子即紫云英的种子,曾来过此地多次。此时的宿迁县城...

  •   旧时,在湘中梅山地区,女子自嫁入夫家的那一刻开始,她的一切包括身体、自由甚至名字都成夫家的私有财产了,民间有“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的说法。例如,我祖父大名陈凤仪,我祖母嫁到陈家后,年轻时人称凤嫂,中年时人称凤婶娘、凤伯娘,老年时人称凤妈(梅山人称祖母为翁妈),她的本名就渐渐地被人遗忘了。直到祖母去世那天,我看到灵牌上写着“陈母王氏月娥老孺人之灵位”十二个大字,我才知道祖母原来是有名字的。但桑妈就不一样,她丈夫的名字中就没有一个桑字,算是小镇江南的一个特例。据小镇老人传古,桑妈这个称呼的来历有点特别...

  •     “爷爷、爷爷,您身上戴的是什么,真好看。”四岁多小孙女汤圆在我面前边撒娇边央求着,“给我戴一下,就戴一下嘛。”     “爷爷身上戴的是党徽,这可是大人戴的,你还小,等你长大后再戴,好吗?”拗不过小孙女的一个又一个请求,我将身上的党徽取下,戴到小孙女身上。       汤圆兴奋极了,戴着党徽摆着各式各样的造型不停地让我拍照片。看到小孙女手舞足蹈的可爱模样,不禁勾起我对党徽的无限思绪。       印象中,我对中共党员情愫初生,还得从一次此生难忘的演讲比赛说起。八十年代中期,正在安化县敷溪信用...

  •   陈平  雅浦风情        说起常州雪堰镇,人们就会联想起此地的水蜜桃,哎呀,这桃子又甜又大滚圆雪白,口感生嫩充盈,乃水果家族中的一绝也,哪真是人见人爱,美名远扬啊。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对那位出生在雪堰镇的前民国要人,中国近代文化学术名人吴稚晖先生的研究也越来越重视,撰写的论文编纂的文集内容越来越丰富,譬如由赵贤德,徐霞梅,张尚金先生等学者主编的《吴稚辉学术研究文集》,内容越来越贴近早在近60年前,就被联合国评为“世界百年文化学术伟人“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语言学家...

  • 王胜利的大”V”字 陈平     “万里飘音东坡园。千载流芳子瞻志”,这可是咱古巷的书圣,如今96岁路锡坤老先生的墨宝呢,王胜利一有空闲,就对游客们热情介绍.哦,笔力苍劲遒重,上乘隶书,一副巧应联,众人全赞不绝口。       与古巷内有些名人故居庭院紧闭,一些店面萧条比较,巷西口头上的这家常州老字号——“江南东坡园”内,游客从早到晚一直不断,里面的询价与介绍声彼此起伏,甚是热闹,即使疫情尚未见减的暑天, 有位游客喝了王老板当场制作的酸梅汤惊讶无比,呀,清凉香爽,口感滑润,止渴生津,健喉...

  •   小凡山窝窝土生土长,大了土头土脑,身矮体圆,猴嘴猫眼,貌似武大郎再现。于是乎,胖墩便是小凡大名。   俗话说,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小看胖墩,说不定有朝一日变大宝。...

  •                                                           陈平   文物背后                           一纸发黄的证明书,记载着人民共和国一段难忘的史实,此张薄薄的革命文物,展示和见证着我党和政府无论在何时代都非常重视优抚工作。       这是张1951年7月1日,由刚成立不久的南京市人民政府于党的生日那天所颁发的《革命职员家属》证明书,记载了党对革命者家属的深切关怀,而此时此刻,正是新生的人民政权头绪纷杂日理万机...

  • 而我现在所需要的,是一种无言的空白将我覆盖,如雪落水面般轻盈,如涓涓清泉般清冽。...

总:53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