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阳江是一条河,是罗城县小长安镇边上的一条河。清道光24年刊印的《罗城县志》中记载有道光年间的拔贡朱家训《武阳江源流考》,其中说到:“武阳江在城北六十里,众溪错出汇...

  •   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我时常感到眼前恍惚,心情沉重。在这个被所谓“人类文明”不断侵蚀的美丽星球上,凡以物质形态存在的一切,最终也许都会被时间淘洗吞没,而只...

  •    这个冬季,我没有冬泳。我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冬泳了,对我而言,是人生的一种缺憾。我是个以水为生的人,一名忠实的游泳、冬泳爱好者,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每天,我能要尽情地投入...

  • 自从认识了这条静静流淌的瞿昙河,我就认识了我的南山。我的南山和瞿昙河相距很近,近得可以隔岸相望;我的南山和瞿昙河相距很远,远得无法用脚步丈量。燕子飞去,用翅膀缩短着我的南...

  • “你想谁不愿意和她夫妇,背着翁姑,偷往太湖,看她观玩汪洋万顷的湖水,而叹天地之宽,或者同她到万年桥去赏月?而且假使她生在英国,谁不愿意陪她参观伦敦博物院,看她狂喜坠泪玩摩...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工人俱乐部往东风湖渔场方向,一段不到二百米的路上,巴掌块大的地,硬是挤出一条像样的街来:卖包子馒头米粉的,烧烤的,摆烟摊的,理发的,修电视机的,打台球的……足足三四十家门铺。 天不亮,来得最早的是附近卖菜的,放下担子,蹲在还没有开张的店铺前,屁股底下垫了半块碎砖,砖头上面铺一张头天的码报(这地方,时兴过一阵儿地下六合彩),时间久了,码报被汗水洇湿了,上面的字模糊得看不清。蕻菜苔、绿菜苔、芹菜、香葱,都是起早在自家园子里摘的,能掐出水来,一点泥土都不沾,带“卖相”。湖藕散放在地上,脏...

  •     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我,现在似乎算是一个老古董了,什么青春、向往、追梦等等的年青人身上独有的特点,在我身上,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单位上班,勤勤恳恳工作,只为对得起我...

  • 2月17日,阴,浮尘。 心情很难影响天气,天气又很能影响情绪。繁忙的工作之余,自我调解心情,看看手机,哼哼小曲,压抑了,看没人的地方,骂上两声,也不知道是骂自己还是骂别人,尽量不让自己变成怨男。其实,我不想给任何给带来不快,也不想责怪任何人这也做不对那也做不对。在某一个角落出现,与同事们一样,都是默默地做自己的工作。我们小区网格片的同事,经过这段时间的配合,相互都达成了默契:谁的楼栋有新的外来人员了,或有解除隔离需要大夫测体温的,或隔离人员有买东西需要帮助的,或上面有督查检查的,都相互打打招呼。工作不要...

  •   2月14日,大风降温沙尘<br/><br/>  天气倒春寒不说,又刮起了大风卷起了沙尘。单位群通知:机关干部都下到村组,组织村民进行房前屋后卫生整治。同事们嘀咕说究竟干啥?是防疫防控还是做卫生,我说,乡镇干部是万斤油,啥都干。与村书记取得了联系,通知包村工作组到过水路面城乡交接卡口集中。天冷得不亚于三九天。卡口的值守者,都是些农民自愿者,身穿交通劝导黄马甲,冻得瑟瑟发抖。有几个年岁大的保洁员,正往一个破旧的背负式喷雾器里加消毒液。喷雾器漏水,六十多岁的老黄背起后,裤腿上漏了好多...

  • 2月12日   正月初二至今一直没有休息,非常时期,不知也没必要知道今天是星期几,不像以前正常的时候,总盼着双休日干点自己的事情。我负责管控的六个小区外来居家观察人员已达42人,正在居家隔离观察20人,解除隔离观察22人。小区大门卡口值守者很尽责,只要有外来回敦人员,先不让入大门,马上电话告诉我第一时间到现场,我要详细告知他们居家观察注意事项,填写居家观察告知书,录入健康甘肃系统肺炎防控排查详细数据,加他们微信以便及时能取得联系并方便他们给我报体温及健康状况,在他们家门上还要张贴居家隔离的标识牌。 ...

总:8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