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忙,在我老家流传着:“秋来农事急如火,男女老少都上坡。争道秋天坐一坐,春天必定忍顿饿。”“三春不如一秋忙。”“夏忙半个月,秋忙四十天。”看来秋天是真忙,前天回老家,见证了这一切。摘苹果袋的、摘苹果的、浇姜的……田野、果园、姜地里,处处展开了抢秋大战,忙得不亦乐乎。闲下来的我,身闲心不闲,也忙着写一篇小文,它的名字就叫《秋忙》。 ...

  • 剥开石榴,秋天的风从原野吹过。之一河南石榴,名满天下。汪曾祺说的。汪先生没口福,在北京吃河南石榴,粒小、色淡、味薄,文章里感慨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估计汪先生吃到的是“...

  •       在认知与理解之间,我认为认知在前,理解在后,只有对事物先认知,才会有对事物的理解。每个人对事物的理解,都有自己内心的标准,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内心的标准是真理,而每个人内心对事物的理解其实是不一样的,这种理解完全来源于对事物的认知。“夏虫不可语于冰”,是孔子对认知给予弟子最好的解释。       父母人到中年才有我,宝贝似的宠着。母亲为我取了小名,不外乎从我出生时的体貌特征,加上对我的疼爱,综合到一起而得之。中年得女的父亲,在给我取学名上费了一番思索,他说:做人应该讷于言,而敏于行;在语言...

  •   我开蒙也晚,从小学六年级到高三的语文课都没上过,所以接触到“豪放派”和“婉约派”这俩词,已是在南开大学中文系上古典文学课。说实在的,这两“...

  •   我的家乡是山东省平度市东阁街道乔家村,位居山东省著名风景区大泽山南麓,是山清水秀的美丽村庄,秀美的山水滋养着甘甜的葡萄、苹果、樱桃等,成了远近闻名的水果之乡。一眼望...

  •       趁着暑期休假,我决定去郑州看望伯父。伯父年近八旬,年轻时在北大物理系读了六年书,毕业时正逢“文革”,被分配到河南省山区教小学。十年后,调到郑州市一所重点高中教物理,如今退休近二十年。      听父亲说,伯父从小爱好广泛。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很多人家连广播喇叭都还没见过,上初中的伯父就自装矿石收音机,连上一副耳机,天天听新闻和欣赏文艺节目。七十年代初,电视机还没入户寻常百姓家,伯父就自制了一台九吋的电视机,每晚坐在书桌前看电视。 退休后,伯父也闲不住,净鼓捣些新奇的东西。 到伯父家了,...

  • 念念不忘福建安溪虎邱镇芳亭村的桂花茶。6000多棵桂花树,对于生活在不同空间的树种有着多么不同的意义,这些花朵在短暂的暖阳里,拼着自己的全部生命力开得灿烂、开得疯狂,令人...

  •        播种希望的五月到了,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老家,想起了老家鹤乡这个季节里的美丽春天!        说到鹤乡,差不多地球人都知道!中国十三个较大的市之一,东北地区西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的中心,国家历史名城 ,首屈一指的老工业基地,有着800多年的建城史和255年的黑龙江省省会史 !        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鹤乡,还是一座魅力城市呢!人类和自然遗产众多,有高山森林,有江河湖泊,有草原湿地,有天鹅,有丹顶鹤……你心累了还可以到大乘寺、到妙法禅院去洗洗尘。吃的是清一色的绿色食品,说是...

  •   我小时候,十分喜欢打鸟、养鸟。<br/><br/>  松嫩平原的春天总会来得晚一些,但山鸟的到来从不误时。每年谷雨前后,大批的山鸟就陆续到来。<br/><br/>  先来的是铁雀,油黑的下颏。继而是黄眉,眉色如金;白眉,眉色如雪;黄雀,金黄色的肚囊,小巧玲珑;三道门,脑门上有三道黑色竖杠。……。来得最晚的是烙天背和红玛料。烙天背的个头比一般山鸟大一点,深红的脊背,像烧红的烙铁,飞起来好像能把白云烙红。它的肚囊是嫩黄色的,令人赏心悦目。红玛料个头一般,也有...

  •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人,对捉虫大都不陌生。捉土鳖,捉水牛,捉萤火虫,捉知了猴等。而我今天要说的捉虫,专指捉“瞎撞”,也叫“瞎哄哄”。而别的虫在老家人眼里都不叫虫,而一说到虫,过去的大人孩子们都知道是专指“瞎撞”或“瞎哄哄”。 ...

总:28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