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山弛名于世,大抵是因为有尊巨甲天下的坐佛。我不会忘记,当面对这尊大佛时,它的圣洁静穆如何打动了我,又带给我心灵怎样的震撼。那天风和日丽,我来到乐山大佛所在的凌云山。山...

  •   寻访镇邦路          (梨花) 秋天的厦门,熏风习习,暖风微微。 我随惠州市东江闽南文化研究会团队来到厦门集美大学,参加他们的厦门市第十一届社会科学学术年会“闽南方言资源保护与应用论坛”。紧张的学习交流结束了,我迫不及待地要去寻访厦门的镇邦路。 寻访这条镇邦路的原因,是因为在清光绪八年(1882),这条街就被命名为“镇邦”街,也就是今天的“镇邦路”。镇邦,是谁?是人名,是博罗县龙华镇知名人物——鹤溪村的关镇邦。 感谢漳州朋友陪着我们行走。 进入厦门闹市,眼见的大部分是红墙红瓦(...

  • 【熊召政】   熊召政长我一岁,同是军人出身,便多了几分亲近感。读过他的诗歌、散文、小说,尤其是读了长篇历史小说《张居正》后,萌生见面渴望。有一次去武汉出差,当地朋友问我...

  • 不知是哪家的鸡鸣惊醒了沉睡的大地,一块通红的圆盘划开了东边天际上黑色的天幕,几道红彤彤的霞光染红了隐藏在祁连山深处、高山之巅的一块净土。极目远眺,那白皑皑的雪山,连绵...

  • 向山把山坞揽在怀里,隐秘、幽深,浓郁的阔叶林遮蔽起来,好像秘不示人似的。即便从观音顶转折,沿乔木林小径向富贵汰下行,也只能一脚高一脚低地贴着山的肌理走。尽管一路崎岖,却不...

  •   中国有句老话,叫作“民以食为天”。这其实很好理解,说的是吃饭是天大的事,中国还有句老话,叫作“食色,性也”。这也很好理解,说是吃和性(即色),是人的天性...

  • 一年一度的桐花,在春夏之交的季节相约绽放。今年的桐花似乎比往年要开得早些,在细雨纷飞清明时节,地势低洼的桐树已挂满花蕾,在微寒的春风里微微颤颤伸出头四处张望。天气乍暖...

  • 手空拳,像一只狗那么穷的我流浪到了黑龙江省。马桥河春水泛滥,泡沫漂浮向下流淌。一个知青坐在一块石头上弹吉他,旁边的牛粪堆在阳光下发出熟悉的气味。他抬起头对我说,镇上正...

  • 2010年夏,我受朋友邀请携夫人自由自在去了一趟青海,走了青海北部的由东到西大地。在省会西宁市住了七八天,到了著名的塔尔寺院;折回海东到乐都的柳园看史前彩陶,向南奔向罗汉山...

  • 人在旅途,荥经是拴在茶马古道上的魂,也是三千里川藏线册页上一颗闪亮的布扣。只是,落马的旅者到此很晚,像一只短暂栖息的晚乌。灵魂上,晚乌常常需要一个比灯火更遥远的支点,让生...

总:14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