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盲道的尽头通向虚无。它们遍布于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像一条条路面的装饰带,当然是对可见者而言,对于盲人,就是一道可以信任的口令。但并非总是如此。它们在各个方向的道路上延...

  • 陕西中北部的许多山峦大都不生长高大的树木,就是一些低矮的杂树覆盖着黄土堆积的山体,使山不大像山,更接近人们俗称的“坡”。可黄陵县的一座山却大有不同,紧靠近沮...

  • 甫跃辉那些我熟悉的山峦,我还没从它们的肚腹里穿过;那些我熟悉的村子,我还没从那样的视角看过。1我们总是走在路上。认真地走一段路,是上小学时候的必修课。每天早上六点半,准时...

  • 向山把山坞揽在怀里,隐秘、幽深,浓郁的阔叶林遮蔽起来,好像秘不示人似的。即便从观音顶转折,沿乔木林小径向富贵汰下行,也只能一脚高一脚低地贴着山的肌理走。尽管一路崎岖,却不...

  •   只需一小时车程,海南岛雨林深处的保亭就和高铁连接为一体了,而网络的发达,又把这一小时的距离悄然归零。在山水幽绝的神玉岛湖畔,在养在仙境人未识的雨林温泉,在古树参天怪...

  •                                                                                                                                       像一块黑炭,像一块陨石,岁月燃...

  •    许多年以来,大庆总是和英雄王进喜的名子关联着。石油会战,铁人迎风拼搏,跳进泥浆,狂野的荒原、肆虐的暴风雪……这是一座英雄史诗般的石油城。那时石油会战由...

  • 高原的众生灵,就这样以各自合理的存在方式,一天,一月,一年,周而复始,叠加起苍穹下的岁月亘古。1在漫天黄沙中穿过塔里木盆地、柴达木盆地,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五天时间,从新疆喀什到...

  • 一年一度的桐花,在春夏之交的季节相约绽放。今年的桐花似乎比往年要开得早些,在细雨纷飞清明时节,地势低洼的桐树已挂满花蕾,在微寒的春风里微微颤颤伸出头四处张望。天气乍暖...

  •   故乡的秋风,所以走向笔端,是因为,昨夜它入我梦来。随之入梦的还有:老家的柴门鸡啼,以及母亲所升起的那一缕青青炊烟。对于远离故土的游子而言,故乡无疑是一块心灵基石。因了...

总:13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