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读李一冰(1912—1991)《苏东坡新传》,夜不能寐,连宵达旦,为之痴迷,为之嗟叹,屡屡心旌摇曳,遥想东坡先生的魅力,千载月华,如何照亮后来人们的生命。写苏东坡者众,真解人有几个?沉...

  •      二十几岁时,朋友送我一本小说《简爱》。当时草草翻阅,几乎无法顺利读下去。对这部作品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几岁时从收音机里听到的电影录音《简爱》,可以说十分懵懂。唯一记得的不是男女主人公那段著名的经典对白,而是男主角痛彻心扉的呼叫:简——简——简!每一声呼叫,都令我的心止不住颤抖,我对那声声呼唤感到痛苦而着迷。尽管那时,我敢说,我仍然对故事和人物不甚明了,牵动我以至于让我一生难忘的仍然是男主角对简爱的呼唤。     几十年过去,未必是多读了几本书,只是经历人生的改变,对世事有了深切的体悟之后,再回...

  • 三八线的春天并没有因为战争的残酷而姗姗来迟,依然准时地来到硝烟笼罩的群山之中。当防空洞周围的残雪消融殆尽,化作白云亲吻天上的太阳,大山里,“春在枝头已十分”了...

  • 一我曾经说过,漫步西安,你的脚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在昔日一位皇帝的头上。毕竟三秦大地单单帝王陵就有七十二座,近有专家考证为八十二座(《陕西帝王陵墓志》,三秦出版社2018年出版)。...

  •   无论处在何种环境里,  东坡一定会把自己伸直了。东坡画作传世的,仅《枯木怪石图》。另有《潇湘竹石图》,疑似真迹。东坡气象大,喜欢在墙上画。读传记,尤记得他在黄州东坡,...

  • 在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决胜之地,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发起了全面总攻。同胞同袍,驰援武汉,最硬核的战“疫”中有最坚韧的深情。“最美逆行”“最...

  • 春节前一个月左右,订好了高铁票和机票。计划是先高铁到合肥,待几天,再飞机回保山。年二十八这天下午,从上海出发,一路口罩,到合肥高铁站时,刚下车,看到有几个人用推车拉着几箱东西,是...

  • 常人习惯门庭若市的花开树,而淡忘了身边那一株不开花的树,这是世间的常态。1蜡梅,其实也不是纯粹的梅,只是花涧如同染了黄蜡的梅,视觉与肉感比起红梅略显厚重。这样的察觉是近年...

  •                                                                                               记得二十多岁时出差北京,一个人在琉璃厂的一家画廊里观看画展,痴痴地看了...

  • 洪忠佩清华大河长滩的河湾,带着弧度,是山峦木竹与河水合成的幽深。河湾、河埠,以及石碣与拱桥,宛如大河长滩悠长丰饶的刻度。而时光在河湾的水面上,仿佛是静止的,能够拨动时光之轮...

总:45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